三国志注

编辑:丰满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08:18:35
编辑 锁定
南北朝时裴松之撰,他一反传统做法把重点放在史实的增补和考订上,裴松之不仅开创了注史的新例,而且对研究三国历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三国志注》是中国古代四大名“注”之首。
作品名称
三国志注[1] 
拼    音
San Guo Zhi Zhu
作品别名
裴注三国志
作    者
裴松之
创作年代
南北朝
地    位
中国古代四大名“注”之首

三国志注内容简介

编辑
裴松之是我国古代杰出的史学家,《三国志注》(以下简称“裴注”)是我国古代重要的史学著作,也是陈寿《三国志》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由于大量征引,裴松之的注文共达36.7万余字,比陈寿正文的32万余字多出八分之一,弥补了《三国志》原来记载简略的缺陷。一千五百余年来,学界从不同角度对裴松之及其《三国志注》进行了研究和批评并对有待商榷的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近20年来,研究成果更是层出不穷。然而,迄今为止尚无人对裴松之及其《三国志注》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
三国志注表
臣松之言:臣闻智周则万理自宾,鉴远则物无遗照。虽尽性穷微,深不可识,至于绪余所寄,则必接乎粗迹。是以体备之量,犹曰好察迩言。畜德之厚,在于多识往行。伏惟陛下道该渊极,神超妙物,晖光日新,郁哉弥盛。虽一贯坟典,怡心玄赜,犹复降怀近代,博观兴废。将以总括前踪,贻诲来世。
臣前被诏,使采三国异同以注陈寿国志。寿书铨叙可观,事多审正。诚游览之苑囿,近世之嘉史。然失在于略,时有所脱漏。臣奉旨寻详,务在周悉。上搜旧闻,傍摭遗逸。按三国虽历年不远,而事关汉、晋。首尾所涉,出入百载。注记纷错,每多舛互。其寿所不载,事宜存录者,则罔不毕取以补其阙。或同说一事而辞有乖杂,或出事本异,疑不能判,并皆抄内以备异闻。
若乃纰缪显然,言不附理,则随违矫正以惩其妄。其时事当否及寿之小失,颇以愚意有所论辩。自就撰集,已垂期月。写校始讫,谨封上呈。
窃惟缋事众色成文,蜜蜂以兼采为味,故能使绚素有章,甘逾本质。臣寔顽乏,顾惭二物。虽自罊励,分绝藻缋,既谢淮南食时之敏,又微狂简斐然之作。
淹留无成,只秽翰墨,不足以上酬圣旨,少塞愆责。愧惧之深,若坠渊谷。谨拜表以闻,随用流汗。臣松之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谨言。
元嘉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书侍郎西乡侯臣裴松之上。

三国志注引用的主要文献

编辑
裴松之作注的过程中,尽可能博引记载三国时代史事的著作以成其注,故其《注》包罗宏富,所引材料非常广泛。如依图书四部分类法,他所引的全部书目,计经部22家,史部142家,子部23家,集部23家,总计210家。若除去其中关于诠释文字及评论方面的,则专为增补史事的为150余家。
《异动杂记》——孙盛著,是一杂说逸事集。孙盛东晋人。有人认为这是裴松之的注解的蓝本之一。同时,孙盛的人物评议屡次被引用。
英雄记》——王粲编辑的《汉末英雄记》的逸事,内容有关汉末以后群雄。
《益部耆旧传》——陈寿著。益州的人物传记。
华阳国志》——常璩著。由汉代到晋代的巴蜀历史,“七纵七擒”孟获的逸事等。此书依然存在。
后汉纪》——袁宏著。袁宏是西晋人。此书依然存在。
《汉后书》——华峤著。华峤华歆的孙子。有关东汉的历史,及作为当时皇后的特征。
汉晋春秋》——习凿齿著。习凿齿东晋人。说明从蜀汉到晋的蜀汉正统论。对后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内容并非一味的称赞蜀汉。
魏氏春秋》——孙盛著。按年份编辑的魏的历史书。
魏书》——王沈荀顗阮籍编。成书于魏的末后,但由于是对西晋建国的司马一族阿谀奉承,可信性很低。
魏都赋》——左思著。《三都赋》的其中一部。
《魏武故事》——佚名。被认为是集合了魏武帝(曹操)政府的惯例及公告等的东西。
《魏末传》——佚名。记述发生于魏末期的事件。
魏略》——鱼豢著。《典略》的其中一部,《魏略》的内容是有关魏周边的其他民族。《典略》也记述了魏以外国家。零零碎碎地尽量网罗所有内容,亦适当的批判内容。此事是第一本中国文献提及“大秦国”(即罗马帝国)。
《献帝记》——《隋志》上是写刘芳著,但相信是由刘艾著。刘艾东汉人。但关于汉献帝的部份事迹却没有被记录。
《献帝传》——佚名。补充《献帝记》。记述曹丕在汉献帝禅让帝位时,各官员的奏折及曹丕的回答。明显强调曹丕多次拒绝禅让的谦逊之德。
献帝春秋》——袁暐著。裴松之严厉地批判此作。
江表传》——虞溥著。虞溥是东晋人。江南的士人传记集。记录吕蒙的“吴下的阿蒙”等。对江东人士都过于褒美,对并魏、蜀人物多以贬砸,有不少“仅见于此”“他处无戴”的记事;且多与其文献矛盾相冲,十分可疑。历代史家多疑评
吴书》——韦昭著。韦昭是吴国人。据说陈寿所作的吴书是源于此书。
后汉书》——谢承著。谢承是吴国孙权夫人谢氏的弟弟。据说是最早的纪传体的东汉书籍。
山阳公载记》——乐资著。山阳公汉献帝的逸事。裴松之严厉批判的文献之一。
《襄阳记》——习凿齿著。襄阳湖北省襄樊)的人物传记。张悌预测了魏向蜀汉出兵,及司马家成功篡夺帝位的事。
诸葛亮集》——陈寿编。亦称《诸葛氏集》,是诸葛亮所发出的书信集。
蜀记》——王隐著。王隐是东晋人。有关蜀汉的历史。
续汉书》——司马彪著。司马彪是司马懿的弟弟司马进的孙子。有关东汉的历史。有关天文和礼乐的记述,附录于正史的《后汉书》。
晋纪》——干宝著。干宝是东晋人。用纪传体所写的西晋历史,亦称《晋记》。
晋书》——王隐著。由父亲王铨一直到儿子的著作。王隐是东晋著作郎。有关西晋的历史。与正史‘晋书’有所分别。同是著西晋历史的虞预借了王隐的原稿,随意地抄袭后,使王隐被免职。王隐从庾亮处得纸笔的提供,而完成此书。但被后世批判。
晋书》——虞预著。虞预是东晋人。被怀疑有盗取王隐著作的可能性。
搜神记》——干宝著。怪异小说集。与现在小说不同,以似是而非的方式写成。记载于吉孙策降灾杀死孙策等事。现有的版本搀杂着后世的记录。
曹瞒传》—— 作者为吴人,佚名,出自敌国之手,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书中描写的曹操多为负面,因此掩盖了很多历史,内容可信度不高。
默记》——张俨著。张俨是吴国人。高度评价诸葛亮的作品。
《零陵先贤传》——佚名。零陵(今湖南省零陵县)的人物传记。记录了刘巴轻忽张飞的事迹。内容稍稍地对蜀汉严厉。

三国志注作品评价

编辑

三国志注古代评论

第一个对裴松之三国志注》进行整体评价的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宋文帝元嘉六年(429年)七月《三国志》注成奏上,宋文帝叹为“不朽”!
从唐代开始,学者们对裴松之及其《三国志注》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意见,主要针对裴注资料庞杂繁芜和体例不纯。刘知几认为,裴松之“才短力微,不能自达……喜聚异同,不加刊定,恣其击难,坐长烦芜”(《史通·补注》)。
陈振孙认为,裴注“鸠集传记,增广异文。大抵本书固率略,而注又繁芜”(《直斋书录解题》卷四“三国志”条)。
叶适甚至认为,“(裴)注之所载,皆(陈)寿书之弃余”(《文献通考》卷191“经籍考三国志”条引)。
元代郝经从蜀非正统的角度否定了裴注,认为裴松之“绩力虽勤,而亦不能更正统体”(《续后汉书 自序》)。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则肯定了裴注保存六朝文献之功,批评了裴注体例不纯:“或详或略,或有或无,亦颇为例不纯。然网罗繁富,凡六朝旧籍,今所不传者,尚一一见其崖略;又多首尾完具,不似郦道元《水经注》,李善《文选注》皆剪裁割裂之文。故考证之家,取材不竭,转相引据者,反多于陈寿本书焉。”
针对这些责难,钱大昭则认为:“世期引据博洽,其才力实能会通诸书,别成畦町。”(《三国志辨疑·自序》)
钱大昕也认为:“裴氏注摭罗缺佚,尤为功臣。”(《三国志辨疑·序》)
李慈铭则高度肯定了裴注的体例,认为“裴松之注博采异闻,而多所折衷,在诸史注中为最善,注家亦绝少此体”(《越缦堂日记》咸丰己未二月初三日)。
侯康则充分肯定了裴注的史料价值:“陈承祚三国志》,世称良史,裴注尤博赡可观。”(《三国志补注续》)

三国志注近代评论

1949年以后,学者们进一步肯定裴注的史学价值。
缪钺认为,“裴注搜采广博,多存异书,考证辨析,也相当精确”(《陈寿与〈三国志〉》,《历史教学》1962年第1期)。
杨翼骧总结了裴松之对中国史学的三大贡献:一,开创了史注新法;二,开创了史料比较法并发展了史料考证学;三,是中国史学批评史上第一个有成就的史学家(《裴松之与范晔》,载1962年7月14日《光明日报》)。
此后,裴松之与裴注的研究几乎停顿了20年。20世纪80年代以后,裴松之与裴注的研究全方位展开。据统计,1983至2002年发表论文计30余篇,出版专著《裴松之评传》(伍野春著,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12月)。
在对裴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学界对裴注史料的征引依然存在两种批评意见。
王廷洽认为注文的价值远不及正文(《应正确认识〈三国志〉裴注的价值》,《上海师范学院学报》1983年第4期)。
张孟伦认为,裴松之“屡引神奇鬼异之书,以言怪诞不经之事,是迎合统治者的意旨”(《裴松之〈三国志注〉》,载《中国历史文献研究集刊》第四集,岳麓书社,1983年)。
李晓明认为,裴松之政治思想的保守倾向导致“疾虚妄”的直书精神不彻底;反对神仙之学和神秘主义的不彻底性导致妥协和自蹈覆辙;违背自己行文简洁的主张导致烦琐的倾向(《裴松之史学初论》,《华中师范大学学报》1990年第4期)。
相反,吴伟鹏认为,“增事实,聚异同,是裴氏撰《注》的目的,也是裴《注》的一大优点”;“引文审慎是裴《注》的另一优长之处”(《略申〈三国志〉裴注之优长》,《史学史研究》1984年第1期)。
伍野春则认为,裴松之所引志怪小说的许多内容是现实的折射反映(《裴松之评传》,第315页)。
日本学者林田慎之助持同样的观点:“《三国志》裴注所引用的异闻逸事之所以为裴松之征引,是因为这些异闻逸事后面反映了比逸闻本身更加深刻的历史事实。”
由此认为裴松之有着“无与伦比的独自论证史观”,这种史观“与后来修撰《晋书》时将异闻逸事收入人物传记的那种风格做法不能同日而语”(《六朝史家与志怪小说》,载《立命馆文学》,转引自日本佐藤佑治《2000年日本史学界关于魏晋南北朝史的研究》,《中国史研究动态》2002年第6期)。
另外,高凯的《略论〈三国志裴松之注的史料价值》(《郑州大学学报》2000年第4期),易孟醇的《〈三国志〉裴注说略》(《长沙水电师范学院学报》1992年第1期),徐大英的《裴松之〈三国志注〉初探》(《传统文化与古籍整理研究》,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布仁图的《从〈让县自明本令〉看裴松之〈三国志注〉的史料价值》(《内蒙古社会科学》1996年第4期),李伯勋的《〈三国志〉裴注所书的史传文学价值》(《中华文化论坛》2001年第2期),阮荣的《裴松之对三国时期历史地理的贡献》(《运城师专学报》2002年第2期),刘治立的《简析〈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成都大学学报》2002年第2期)等均从史学角度对裴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批评。

三国志注作者简介

编辑
裴松之(372—451),字世期,汉族,南朝宋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人。后移居江南。东晋史学家,为《三国志注》作者。与裴骃裴子野祖孙三代有史学三裴之称。

三国志注出版信息

编辑
出版: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5
页数和高度:3册(25+2771页) ; 21cmI
SBN:7-224-03455-X
丛书:中国六大史学名著丛书
作者: 方北辰 译著

三国志注相关内容及作品

编辑
裴松之作《注》,在审查史料方面提出很多有益的意见。如认为碑铭家传不可信,作者妄加的修饰之言多不符事实,自相歧异的记载必有讹误,孤立记载不足置信,敌国传闻之言不可轻信等。这些都是在考辨史料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有利于史实鉴别,在考证学发展方面,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裴松之的著作,除了著名的《三国志注》外,还有《晋纪》。另据《隋书·经籍志》记载,还有《裴氏家传》四卷、《集注丧服经传》一卷、《裴松之集》十三卷。此外,《文苑英华》卷七五四,又讲他还写过《宋元嘉起居注》六十卷。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小说 其他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