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女儿(丹麦安徒生著童话)

编辑:丰满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6 19:30:32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孩子喜爱的世界经典童话:海的女儿一般指海的女儿(丹麦安徒生著童话)
《海的女儿》是安徒生的代表作之一,是最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广为流传。也被译为《人鱼公主》。该童话被多次改编为电影、木偶剧、儿童剧。
作品名称
海的女儿
外文名称
The Little Mermaid
作品别名
人鱼公主、小美人鱼
文学体裁
童话
作    者
[丹麦]安徒生
首版时间
1837年

海的女儿内容简介

编辑
海王国有一个美丽而善良的美人鱼。美人鱼爱上了陆地上英俊的王子,为了追求爱情幸福,不惜忍受巨大痛苦,脱去鱼尾,换来人腿。但王子最后却和人间的女子结了婚。巫婆告诉美人鱼,只要杀死王子,并使王子的血流到自己腿上,美人鱼就可回到海里,重新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她却为了王子的幸福,自己投入海中,化为泡沫……

海的女儿创作历程

编辑
一次,安徒生想起自己过去一段失败的爱情经历,想起《亚格涅格》这部小说的女主人公的遭遇,她在龙宫里度过了多年,后来扔下丈夫龙王和6个幼女,回到了人间。她的几个女儿怎样呢?
安徒生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个画面。6个小人鱼由祖母教养,正在成长中,6个小人鱼都那么美丽,而那个最小的是最美丽的。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晶莹的湖水。她把自己的花坛布置成圆形,像一轮太阳似的。她最愉快的事情是听人讲人世问的故事,对此她充满了美好的幻想。
到15岁时,祖母给她戴上一个百合花编的花环,每一个花瓣都有一颗珍珠,让她把头伸出海面去玩。她看见了好多好多的东西,而最使她高兴的是,海面上的一条船上有一个王子,他长着一对大大的黑眼珠,真是漂亮极了。
突然,起了大风浪,王子乘的那条船被打翻了,他掉到海里,眼看就要淹死了。小人鱼游过去把他救起来。她深深地爱上了王子,为了爱情,她愿意牺牲生命。后来,王子也无所顾虑地接受了她的爱情。
安徒生反复思考着这个故事,扩展开来写,够写一部长篇小说,自己的许多体验都可以写进去。当然,写成一篇童话也挺好,短小精悍,很有韵味。
于是,安徒生写信给伊艾达·伍尔芙,她很欣赏他的构思。童话可以像小说一样描绘森林、河流、海洋、天上、地下的种种厕面和场景。表现现实的、幻想的各种人物的心态和变化,情节可以灵活安排,把写长篇小说的题材写成一篇童话,那韵味一定会很浓。
于是,安徒生不再犹豫,提起笔来,一气呵成,写成了一篇题为《海的女儿》的童话。[1] 

海的女儿人物介绍

编辑
小美人鱼
小美人鱼,不像其它童话中的女主角那么幸运,在儿童文学中,她是一个
海的女儿童话故事
海的女儿童话故事 (20张)
悲剧形象,也是安徒生在通话中树立的一个尖锐,生动的形象。亚里士多德认为理想的悲剧人物应该是本身具有某种缺陷或者是犯过失的的人。作为童话中的女主人公,小美人鱼是一个近乎完美的角色,她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美妙声音——同样在现实中安徒生也曾经有过一副好噪音。此外,小美人鱼是海底世界中最小的公主.也是最受宠爱的公主,她的鱼尾在海底世界中是最漂亮的,但对于岸上世界来说,鱼尾是丑陋的不被世人所接受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小美人鱼的鱼尾叫做缺陷,为了克服这个缺陷,小美人鱼找了可怕的海巫婆求助,并最终用她的美妙声音换了两条漂亮的腿,同时她又有了另外一个缺陷——哑。小美人鱼拥有自己的花园,其他公主都种上了自己收集的奇异的珍宝,但小美人鱼的花园里面只有一座王子的雕像。由此可见,小美人鱼渴望被爱,她想同真正的人类恋爱,喜欢听所有人类的故事。
王子
童话中的王子代表着安徒生的理想世界,他不到16岁,英俊,就像美人鱼花园中的雕像。故事情节中提到王子让小美人鱼永不离开他,这祥的情节,代表着忠诚。[2] 

海的女儿作品赏析

编辑

海的女儿象征意义

从象征意义来写人,人是宇宙间最美好的,因为他能够进行种种
合并图册
合并图册 (2张)
创造,创造出最美好的东西。小人鱼第一次接触到“人”时,她还只有15岁。这个“人”是—位王子。
安徒生是将人、人的灵魂故到了一个崇高的地位,她不仅怀着坚贞信念,而且还怀着浪漫主义的强烈激情。小人鱼苦苦追求的“不灭的灵魂”其实就是安徒生理想中人的生命价值所在,有了这个不灭的灵魂。才能进入人生命的高级境界,而人的生命是只有追求与奋斗才能获得不朽的价值。从本质上说,她凭她坚强的意志、善良的心灵、细腻的情感、行为的勇敢和高尚的品格一定能够实现她的理想,只是有待时日而已。安徒生通过她的形象,提示应该如何正视这种“人”的地位,应该如何摆脱低级趣味,而真正具有值得“人”的称号的高尚的灵魂。
安徒生用艺术笔触成就了人鱼公主典范性的爱情悲剧,它浪漫,它精致,它优雅,它美丽。“安徒生童话特有的艺术魅力也就在这优雅与高贵之中显现出来:极尽凄婉动人之措写,但绝不呼天抢地,而是内敛地、沉稳地,甚至带着一抹淡淡的忧郁的微笑,却把一份精致的忧伤悄悄地不绝如缕地缠绕在读者的心上。这是一种安徒生式的艺术趣味,堪称经典”。
安徒生出身贫寒,地位低微,于少年的时候,便展露出不凡的才华,为丹麦有钱的绅士所收养,供他教育,小人鱼对人类的向往,便是安徒生对贵族权势的羡慕,为了进入高等社会,他像人鱼一样每一步都如行走在刀刃上,安徒生置身权贵却格格不入。他抵挡着嘲笑、诽谤和侮辱,忍受内在的痛楚,寂寞与失败等精神痛苦,像小人鱼一样为世间所不容。[3] 
更具自我写照色彩的还是爱情描写,安徒生赋予小人鱼勇敢追求爱情却最后以自我牺牲的方式毁灭,这与他一生的爱情悲剧有关,安徒生终生末娶,把自己对意中人爱而不得的情感深深埋藏在心里,正因为这种感情埋藏很深,最后起了突变,终于以海的女儿的形象展露出来,所以小人鱼不是一个凭空幻想出来的,而是有真实感情做基础,小人鱼对爱的执着,可以看作为理想而自强不息,在艰难中奋起的精神动力,也正是安徒生的自身写照。[3] 

海的女儿爱情悲剧

学者对《海的女儿》中小人鱼追求爱情的执着精神评价很高,认为“(读者)从她牺牲自我的行为方式,从伦理学的角度敬佩她对爱的奉献”。”实际上,从爱情伦理的角度看,小人鱼追求爱情的做法并不值得过分褒扬。小人鱼在获悉拥有人类爱情便可“灵魂不朽”后,便对人类世界充满了向往。尽管老祖母反复提醒她“比起上面的人类来,我们在这儿的生活要幸福和美好得多”,”告诫她不要作不切实际的幻想,巫婆也警告她追求人类爱情是一种危险行为,但小人鱼无法冷静思考别人的建议,依然对人类的爱情痴迷不悟。这里的老祖母和巫婆系小人鱼海底同类或长辈,她们拥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和人生智慧,一再提醒小人鱼要珍惜海底幸福生活,以免将来落得悲惨的人生结局,然而小人鱼对这些劝诫置若惘闻。由此可见,小人鱼一味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行事,是她陷于绝望痛苦命运的根源。小人鱼的人生悲剧也可以视为性格悲剧。
小人鱼短暂一生经历了四个阶段,即在祖母启蒙下向往爱情,遇到王子后萌生爱情,与女巫交易后来到人间——为爱情受苦.最后心甘情愿沦为泡沫——为爱情牺牲。在不同人生阶段,爱情一直是她魂牵梦绕、苦苦追寻的目标。甚至可以说.小人鱼已将爱情演化为一种迷信,爱情对她而言即意味着一切,她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获得爱情,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一切,即便失去人格、受难和牺牲也在所不惜。然而小人鱼与女巫做完交易以后,她却陷入一个“爱而不能成其爱”的悖论:原本她是为了爱情来到人类世界,却要为获得爱情付出失去声音的高昂代价,而一旦失去声音她又无法向王子示爱,最终又因无法表明心意而失去爱情。爱情对小人鱼而言犹如一度米诺斯迷宫,她身陷其中却一直找不到出口。
在上述四个阶段,小人鱼“失声”是导致其悲剧命运的关键。有学者认为,这里的“失声”具有一定的象征意味,预示着女性失去了表达的权利与自由。在他们看来,“要接近王子就必须失去声音的寓意为,女性在男性面前的沉默是男权世界中的第一法则”。“这是从女权批评视角探讨“失声”意义的,固然具有一定的创见性,但其中的局限性也不容忽视。实际上,小人鱼的声音不仅代表女性的话语权,还可以理解为人之所以为人的主体意识。从海德格尔“语言是存在的家园”的观点看,话语也是界定人类本质属性的重要标志,小人鱼失去声音即意味着她失去自我和人格。这是导致其爱情悲剧的另一重要因素。众所周知,男女双方在爱情交往中必须处于对等地位,如果一方一味迁就或迎合另一方,甚至为爱情放弃自己做人的原则和立场,那么这样的爱情即使能够开花结果,也大都结出令人遗憾的苦果和恶果。童话中的王子举止优雅、仪表非凡,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巨大财富,的确是许多女性心仪的理想伴侣,然而小人鱼在无原则的自我牺牲之后,她与王子之间却变成“主人”与“宠物”的关系。她由于丧失独立的人格和话语表达权.最终与她梦寐以求的爱情失之交臂。爱情原本是男女之间的和谐人际关系,但小人鱼却将其视为自己生命的全部,这时爱情便成为压抑其主体意志的精神重负。小人鱼将全部人生希望都投注到爱情上,而一旦爱情遭遇不测风云,她的整个天空就会在顷刻间崩塌。
小人鱼虽有人的部分外形特征,但她仍是生活在海底的人鱼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类,“鱼”的自然属性仍是她爱情道路上的一道障碍。小人鱼也清楚自己与人类的差别主要在于尾部,因此她对自己的尾巴极不满意。尽管尾巴在海底生物看来可能是美的,但它并不符合人类的审美标准,小人鱼便千方百计要除掉这个“丑陋的东西”。小人鱼渴望摆脱层蜡其实是要摆脱自然后性。她用美妙声音换取“呆笨支柱”似的腿,因为“腿”是她由鱼变成人的重要标识。小人鱼拥有“呆笨支柱”的双腿,即意味着她获得了进入人类世界的许可证。推其如此,她才会觉得自己不是低等的海底动物“鱼”——人类眼中的一个异类,而是一个与王子有着相同外形的人,她才能获得与王子谈情说爱的资本。安徒生深入到小人鱼的内心世界,全面揭示她在求爱过程中的焦灼心理,有学者由此断定安徒生“超越了人类中心主义意识,深入到自然万物的‘内心’层面,让他们在童话里拥有按照自己的天生察赋喜怒哀乐的生存权利”。“然而事实上,小人鱼渴望进人人类世界的种种努力,恰恰反映了作者的人类中心主义意识。
首先,小人鱼作为一种生活在海底的鱼类,她追求的不是同类而是异类的情感,这显然违背了生物圈物种繁衍的规律。众所周知,不同生物种族在生理习性和审美认知上存在差异,鱼类只有与同类在一起才有共同语言,小人色追求鱼类感情才是一种本能反应,然而她却将人类爱情视为自己的理想,并按照人类价值观念和审美标准要求自己。小人鱼这种极端的求爱经历可以概括为:人类拥有的东西她必须拥有(如脚),以人类作为自己活动的中心和参照,一切要向人类世界看齐。然而小人鱼作为一个人类的异类,并末被人类社会真正接纳,客观上她仍是王子的一个“宠物”。其次,小人鱼对自己作为一个异类而感到自卑。小人鱼渴望摆脱“不伦不类”的尾巴,用优美的声音换来可以行走的人腿,为此她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这也可以理解为,小人鱼不仅认同人类世界的价值标准,还否定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小人鱼这种看法与文艺复兴以来欧洲对人的理解基本一致。文艺复兴时代,西方人普遍认识到自身的存在价值,在文艺作品中不断讴歌人和人性,宜称人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由此轰轰烈烈地拉开现代人意识觉醒的大幕。启蒙运动时代,思想家们高擎“自由、平等和博爱”的旗帜,提倡尊重人权并让人自由发展,更是将人抬升到极为神圣的地位。
基于此,西方人在处理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时,极少能够摆脱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他们认为人类在宇宙中处于至高无上的主体地位,自然界作为人类活动的对象和客体,与人相比处于受支配的从属地位。正如学者所言,“将人视为唯一有价值的存在和自然界至高无上,可以无法无天的统治者,为满足人自身的贪欲,无限度地向自然界掠夺,完全忽视生态规律和其它生物的生存权利”。小人鱼否定自己自然属性而向人类世界靠拢,也即变相认同人类崇高、人鱼低等这一传统观点,这显然也是人类中心主义思维模式的反映。
在小人鱼身上,充分体现了耶酥基督的受难精神。道成肉身的基督是神、人之子,具有神和人的双重特性,他遭受各种磨难仍坚持向世人传播福音.直至舍命以完成救赎。小人鱼的身份也像耶稣一样复杂,她曾经有着鱼类的外形和人类的思想,既是鱼又是人,或既不是鱼又不是人,在爱的召唤下,变成泡沫一步步飞向天堂.此时她既是人又是神。小人鱼“鱼—人—神”的角色转化,与基督教文化中三位一体的定位是对应的。长期以来,西方伦理学对人一直持有三种理解:一种观点认为人是源于自然的感性的人,一种观点认为人是源于自由的理性的人;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人是超越自然的神性的人。“小人鱼追求爱情时是受到情感的驱使,那时纯粹是感性的存在,但她最终以自我牺牲精神忍受人生的痛苦,并获得上帝的救赎而进入天堂,实现了从感性的人到理性的人的转化.更是超越自然属性而成为一种神性的存在。
《海的女儿》在爱情、生态和生命等层面拥有复杂的伦理内涵,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浪漫主义作品。作品从反面告诉读者,年轻人在恋爱时不能全凭感觉追求虚幻的爱情;以失去自我和人格为代价追逐爱情,势必会与爱情失之交臂。人类活动不应违背生态规律,否则,人类不仅无法实现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理想,还可能酿成严重的社会悲剧。人类应该摒弃狭隘的利己主义计较,怀着利他的博爱精神积极追求,才能实现人生价值和生命境界的升华。[4] 

海的女儿作品影响

编辑
《海的女儿》是安徒生最重要的童话作品之一,其影响只消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入海口礁石上的美人鱼铜像就可见一斑。同时还被无数次改编成动画、儿童剧等。[5] 

海的女儿作品评价

编辑
叶君健先生认为,“海的女儿”其实是安徒生理想中的人的缩影。他相信拥有人鱼品质的“人”一定能走向光明并创造美好生活,叶先生由此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海的女儿》是一部赞美和歌颂人的作品。[4]  “‘海的女儿’对高级生命的追求,她的坚强毅力和牺牲精神,打动了成千上万的读者的心。”[6] 
作者曾说“在我的作品中,这是(《海的女儿》)在我写作时唯一感动了我自己的一部作品”。[7] 

海的女儿作者简介

编辑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1805-1875)是一个将民间传说、道德说教和幽默诙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谐与他自己的非凡想象力结合起来的丹麦作家,他创作的童话故事不仅对儿童而且对成年人同样具有重要意义。他出生在Odense城的贫民窟。他的父亲是一名鞋匠,但受过良好的教育。
1837年印刷的第三卷童话故事包括了《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和《皇帝的新装》(The Emperor's New Clothes)。安徒生其它著名的童话故事有《丑小鸭》、《打火匣》(The Tinderbox)、《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Little Clausand Big Claus)、《豌豆公主》、《白雪公主》(The Snow Queen)、《夜莺》(The Nightingale)、《坚定的锡兵》(TheSteadfast TinSoldier)。[8]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刘亚伟编著.安徒生 从穷孩子到童话大师:中国社会出版社,2012.07:第134-135页
  • 2.    从《海的女儿》探究安徒生悲剧童话的价值 李珂 - 《琼州学院学报》- 2012年1期
  • 3.    多角度解析《海的女儿》 车轶 - 《文学教育(下)》- 2013年10期
  • 4.    汪汉利.徐青.《海的女儿》:反浪漫主义的伦理指向[J]-浙江海洋学院学报(人文科学版).2012(6)
  • 5.    胡红.人类中心意识下的异类悲剧--《海的女儿》寓言解析[J]-昭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4)
  • 6.    任继敏.《小人鱼》和《丑小鸭》的隐喻互证[J]-昆明学院学报.2010(1)
  • 7.    唐娟.不灭的赞歌——从《海的女儿》分析安徒生爱的意识[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2(1)
  • 8.    安徒生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4-10-11]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小说作品 小说